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文库 -> NEX5C,见证一次两个人的旅行
NEX5C,见证一次两个人的旅行
发布时间:2010-11-03    浏览次数:8575    作者:爱水电    来源:ChinaUL.net

NEX5C,今年摄影界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你熟悉它吗?有人爱称其为“奶昔”。我的“奶昔”到手已经有一段时间,而政委则是临行前才拿到手。

一个两百多克的小数码相机能有多大作为呢?也许看看下面的指标就明白了: APS-C画幅,1420万有效像素,ISO200-12800感光度,可更换镜头...

除了这些高档单反相机才有的指标外,居然这款相机的镜后法兰距只有18MM!这又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假如你有足够多转接环的话,你就可以使用自有摄影史以来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镜头!包括古老的l39,m42,多种电影镜头和各式现代摄影镜头,其中既包括廉价的俄罗斯泽尼特镜头,也包括昂贵的德国徕卡镜头。

这次水电和政委两人相机的选择,除了体现出了超轻和优质的原则,也注定了这也是一次摄影之旅。 计划行程是从康定雅加埂到泸定的田坝乡,以前没有找到此线路任何穿越记录。

镜头选择:
政委:原配18-55镜头和L39口15MM/4.5福伦达广角镜头;水电:L39口15MM/4.5福伦达广角镜头,l39口Staeble35MM/3.5镜头和M42口50MM/1.4Super-Takumar镜头,外加两个近摄接圈。

先看看两张照片吧,一个是初到成都在饭馆等政委时在餐桌上拍摄的,另外一张则是行程快结束时加了近摄接圈在雅加埂山上拍到的,用的都是一只其貌不扬的M42口50MM/1.4Super-Takumar镜头,解析力高不说,色彩方面是很多现代镜头不能比的,就算是开贴照吧。

另外说一下,上面这两张照片都用RAW格式解出,质量比机内直出的JPG格式的图片要好一些,后面要发的图片都是批处理的原机JPG直出图,看个热闹也就行了,不代表拍摄质量


下面两张是在酒店拍的,你一定注意到了那个一百多克的防护头盔,原始版只有120克,后来做了30克树脂加强和装饰,重量增加了一些,但是后来因装饰的塑料黑边在低温下有裂口,索性又去掉,而政委说反而更酷了。


和往常一样,前往康定的途中吃的午餐,随便拍的两张。


包车前往雅加梗,目的地是泸定田坝乡,中间计划穿越4950米的垭口,也是康定和泸定的交界点。根据水电的GPS点位下车作为起点,就是这下面图片小房子的位置,这座小房子也成了政委心中的精神家园,估计后半程政委心中一直都想着它呢...因为雾气大,看不到周围的环境,只能定了方位顺着小溪向前走。


周围的环境预示着这次可能没赶上一个好的天气周期。


第一天计划中的营地海拔4050米,离开公路大约300米的高程,天黑前顺利到达,心情不错!周围的景色也不错!天黑前两个A塔也顺利搭建完成。 有人一定注意到了,为什么这次发的部分图片是黑白的,原因是这只福伦达15MM超广角镜头有不错的口碑,但水电用下来却发现问题较多,其他不说,最不能忍受的是有明显暗角和色偏,而且后期色偏也很难纠正,出黑白片应该不成问题。


天公不作美,第一天露营就是一整夜的中雨,好在第二天早上有短暂的阳光,装备和人都要晒太阳!顺便看看装备,政委的装包风格一如既往!


离开第一天的营地,回头看一眼营地边的海子还是很漂亮的,下面的图片可见第二个海子,流入海子的小溪水质相当好,但在旁边扎营并不容易,因为找不到一片平整的地面。这一天虽然有短暂的阳光,但也没能避免接下来露营连续五天的大雪,积雪厚度每天在10CM上下,而且基本上是扎营时准点下雪。 吃过晚饭早早睡去,夜里起来用NEX5C的高清视频功能拍摄了几段雪地和帐篷,很有看头。


第三天要翻越4950米的垭口,所以早早就要起床,9点多点已到垭口下。翻越垭口要经过一段40度左右的陡坡,局部坡度更大。因为雪厚,行进艰难,要防止滑坠冰镐必不可少!我的simond fox虽小,但对我帮助很大,当行走杖使用就短了一些,但可以改造一下。 这次韩产10齿冰爪给我惹了不少麻烦,这个有我改造没到位的问题,也有产品扣件自身的问题。

行进中4800米处可见贡嘎群峰,中央峰和埃德加峰特别招眼,贡嘎主峰则在中央峰身后若隐若现。在垭口上环视四周心旷神怡,特别是对面玉石色的不知名小海子特别惹人眼球。 值得说明的是,这个藏区垭口上没有一个玛尼堆,说明这是一个当地藏民都难以到达的地方,垭口下面也没有发现有人活动的任何迹象,这也许是一个不良暗示,后面有故事要说。


垭口东面积雪不多,下面4700米处有一处平地,溪水潺潺,植被丰富,视野开阔,是个理想的营地。可惜我们急于赶路,在此玩了大约十几分钟就又匆匆赶路了,此时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
 

大约下降到下午四点半,天气开始变坏,能见度下降并下起了小雪,因为两人体力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开始找地方扎营。第三天的营地依旧难找平坦的地方,这方面需要一定的经验。另外,营地旁有个好水源很重要。


营地外面的天气变化莫测


一夜的降雪已经不再令人能感受到什么,而接下来的一天简直就像在地狱里行走。这一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而相机记录的却只有不疼不痒的几张,因为没时间,也没有心情拍照...两个人在雪雾中疯狂地寻找通往下面的路,而且是尽可能容易的路,而结果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断崖,湿滑难走的雪草地,连绵不断缠人的高山杜鹃林和其他灌木林...在此过程中,头部撞到山崖两次,膝盖因当作支点攀登而产生了大片瘀斑,坐在雪坡上下滑被石头划坏了两条裤子...

当我们到达3800米处一个大断崖时,我们彻底崩溃,至少几十米的垂直断崖居然在百米精度的等高线图上居然没有显示,而我们带的绳索也只能双绳下降15米。在此,政委居然似乎断续听到了下面有狗叫声和人声,这个应该不会是绝望中的幻听吧?

现在的情形是:

1 如果等天气好转,能见度很高的话,不会绝对找不到下降的路,而一旦过了断崖区,只需花一天时间就有可能到达泸定田坝乡最远端的那个通公路的小村子,这个需要运气。

2 如果坏天气持续,持续降水和能见度不好的话,寻找下降的路就会更加困难,而且下面的情况不明,断崖下还可能有断崖,河水上涨也不容易通行,一旦下降受阻,到时候因体力和补给因素是否能安全返回也是个问题。

3 原路撤回也会面临问题,补给还足够,但是路况复杂难走,如果当晚再降一次大雪,翻越垭口的难度会成倍增加,而且大部分路是碎石坡,雪后十分难走。 我们当时开了一个二人会议,对前进和后退的风险做了一次评估,也就是进和退哪个风险更大!

最后很据一些细节情况决定采用撤回的方案。这个细节就是:在我们经过的那个位置上有一个天然大山洞,可以同时容纳几个人休息,但是在这个适合避难的洞里没能找到任何人类或动物活动的征象,说明下面居住的人很难达到这个位置,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我们放弃了在山洞过夜的打算,因为至少还有两三个小时的赶路时间,我们力争在更高的海拔高度扎营,以便下一天能达到前面提到过的4700米那个漂亮的小溪旁扎营,这样安全性和回程时间就会有保障。 还真是不幸,接下来第四天的露营和第五天的早晨都是以大雪和潮湿为主题,你可能注意到了,我们从这天起只搭建了一个帐篷,在这种恶劣条件下再次体会了两个人用一个中A塔如何露营的问题,包括使用空间、保温和防凝水等内容。 这里也只有“奶昔”可以见证营地周围的状况了,请注意一下政委期待阳光的表情。因为韩国冰爪出了状况,和政委换了一只鞋穿,在此感谢政委了!


当天的问题主要是找路,因为从东侧看不到垭口的位置,局部地形相当复杂,这方面政委记性明显要好些,在水电眼里哪里都是新地方...最终在傍晚时到达了4700米那个漂亮的营地,看到了那个令人期待的垭口上的小尖石。 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Staeble和Takumar镜头都很有表现力。


在行程的第六天早上,我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太阳!整个营地阳光明媚,我们的心情也一样。


中午时分,我们终于重新站在了4950米的垭口上! 和前两天不同的是,垭口的积雪部分已经没膝,最深处已经达到腰部。前两天我摆放的第一块玛尼石上居然没有积雪,显然是被大风吹掉了。二次上下垭口我都拍了高清视频,因为缺少转换软件,这次就没放网上来。


过了垭口,二人心情明显放松下来,风景依然美丽!水电甚至不管时间紧张不紧张,换了近摄接圈蹲在地上拍起微距来,而政委也几乎玩忘了形。


下面的这个由石头、雪和水组成的地形把我们引到了一处偏离主沟的断崖上,边上就是轰轰作响的大瀑布,只见云海不见营地,真后悔没有按原来的路线走。


如果返回至少要花几个小时,而且就不能按计划露营了,还要花费大量的体力。

看来水电要尝试沿着大岩壁下降了,云雾渐开,我们期待的4600米大海子就在眼下,一不做二不休,徒手攀岩倒着下吧,结果探路成功!而且较为安全!前后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预期的营地。用政委的话来说,还是有难度的...


最后一晚的营地依然是飞雪飘舞,雪后的海子也漂亮非凡,三脚架还没用上?来张合影解决问题!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虽然还有相当的路要走,但视野相当开阔,大海子就在眼前,一个多小时就下降到大海子边了,半路还不时摆弄一下“奶昔”。


到了这个位置就能看见公路了,最后摆个POSE走人!将来什么时候再回来?那只能是个谜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要来,那一定会是一次反穿!一定会是!

 
Copyright 2006- 2014,ASI Design,All Rights Reserved. www.ChinaUL.net  京ICP备14043377号  
首页 产品问答 本站装备 装备欣赏 精品文库 实景展示 关于我们 装备论坛